您好,欢迎访问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
官方微博
微信订阅号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微信服务号

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患者一条命

发布时间:2019-10-16 本文来源:中国网


  55岁的潘启勇(化名),正打着麻将突然感觉胸口不适、双手抽搐、冷汗直冒,很快痛苦地倒地……


  现场拨打120,群众做胸外心脏按压近10分钟;急救人员一边疾驰向医院一边做电除颤、胸外心脏按压,为抢时间绕行急诊科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6名医护人员轮流做胸外心脏按压一个多小时共计上万次,最后用上救命ECMO;ECMO稳定住病人病情,又为心血管内科赢得了开通血管的手术时间……


  一环扣一环,这场院前院外衔接与时间赛跑的抢救,最终把潘启勇从死神手里给抢了回来。更让人欣慰的是,潘启勇意识清楚,没有出现后遗症,心内科主任郎明健说,这与环环相扣的有效急救分不开,而院前的群众急救、急诊急救为整场急救打了很好的基础。


  一边麻将一边胸痛

  茶楼小伙持续近数分钟胸外心脏按压


  55岁的潘启勇,家住温江区寿安镇。10月1日晚上8点多,他像往常一样开车出去找朋友小聚。4个朋友在茶楼里,喝着茶打着麻将。


  突然,老潘用手捂着胸口,还来回地揉着,说“不舒服”。老潘平常身体挺好,朋友以为他开玩笑,并没当回事。可很快老潘额头冒粗汗,他起身朝自己的车那边走,可刚一摸到车门整个人重重倒在地上。


  老潘的朋友鄢青(化名)说,他当时判断,老潘要么是胃穿孔要么是心肌梗死。现场的朋友立即分工,鄢青握着老潘的手,其他人拨打120,“我们告诉120接线员,请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派车来,这家医院的救治能力很强。”当时,老潘还有意识,直呼“胸口痛”,还说自己没喝过酒。但数分钟后,老潘没了意识、呼吸、心跳,大家赶紧叫茶楼老板,“快把你儿子叫出来,做胸外心脏按压”。鄢青说,他们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小伙子力气大,适合做胸外心脏按压。小伙子一边按,大家就在旁边喊,“不要停,医生来之前不要停”。与此同时,一队人马已经到路口迎接救护车,“我们在乡下,怕救护车找不到地方耽搁时间。”


  直到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急救车到达现场,小伙子才停下。


  救护车上除颤

  直接送进ICU ECMO上阵为手术赢时间


  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出诊医生黄强介绍,医护人员到达现场立即接力胸外心脏按压,并上心电监护,“我们马上发现病人有室颤,立即电除颤。”电除颤后,病人短暂恢复有效心律,医护人员立即将他送上救护车。


  让黄强意想不到的是,老潘是顽固性室颤,“在车上,我们持续除颤,但是效果不好,心跳始终无法恢复正常。”黄强判断,这是急性心肌梗死,病情非常危重,“我和护士杨涛一边持续胸外心脏按压,一边联系重症监护室,简单汇报病情,并请监护室做好接收病人的准备。”黄强解释,持续胸外心脏按压主要是为了让有效的血液进入大脑等重要器官,一旦大脑缺氧缺血5分钟,就可能导致不可逆的损害。同时,为了给病人争取抢救时间,救护车不再驶入急诊科,直接到ICU。


  ICU医生冷凌涵回忆,1日当晚接到老潘的时候,心率是零、大动脉搏动消失、无自主呼吸、光反射消失,医生持续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并加上药物治疗,但是病人仍然持续室颤,“我们多次除颤,胸外心脏按压根本不敢停。”冷凌涵说,胸外心脏按压非常考验医务人员的体力,当晚一个多小时里,包括ICU王平主任在内共6名医务人员不断为老潘做胸外心脏按压,“一分钟有效按压是100-120次/分,一个多小时里一直都是按压—电除颤—按压—电除颤这样的循环,单是按压起码是上万次。”


  遗憾的是,这些努力并没能缓解室颤。1日23点30分,医生在征得老潘家人同意的情况下,为他使用了ECMO(体外膜肺氧合)治疗。冷医生介绍,ECMO原理是将体内的静脉血引出体外,经过特殊材质人工心肺旁路氧合后注入病人动脉或静脉系统,起到部分心肺替代作用,维持人体脏器组织氧合血供。庆幸的是,ECMO支持后,老潘的室颤终于止住了。


  回忆起这一晚,老潘的女儿小潘仍心有余悸,“最初没想到这么凶,后来病危通知书下来了,我当时只想到要相信医院相信医生。”


  血管开通

  死神手上拣回一命


  ECMO的支持,为老潘赢得了手术的时间。原来,老潘确认为心肌梗死,如果不通过手术的方式开通血管,那ECMO的治疗将起不到根本性的作用。10月2日,心血管内科为老潘实施了冠脉造影术,术中发现他的左前降支近段见破溃斑块,狭窄达90%!心血管内科主任郎明健介绍,手术之前所有的抢救,都是在为手术赢取机会,而手术又让之前的抢救的意义变成现实。


  10月13日,老潘从ICU转到了CCU。10月15日,老潘转到了普通病房。女儿喂她喝水,笑着说,“爸爸恢复意识那天,我去看他第一句话就问:爸,你认识我吗?看到他点头,我就放心了,脑袋没坏。”这半个月的煎熬后,面对记者的镜头,这位30出头的姑娘流泪了,“感谢现场救助我父亲的朋友们,感谢这些天抢救我父亲的医护人员。”


  看到女儿流泪,从鬼门关走回来的老潘也动容了,“以后不抽烟不打牌了。”原来,老潘烟龄几十年,一天要抽2-3包烟,口头禅就是,“酒可以不喝,烟戒不了。”但是这次,老潘主动提出戒烟,让全家人都感动了。

  全民心肺复苏很有必要


  当问到鄢青,为什么想到胸外心脏按压。他回答说,电视里经常放,自己也有些意识,“老潘跟我们在打麻将,出了事我们也有责任,我们就想着不能让他有事,必须坚持到医生到来。”


  鄢青的话语很朴实,郎明健直截了当地说,当地群众当晚不间断地心肺复苏确实为医生的抢救赢得了时间,“群众急救—急诊急救—重症监护室抢救—心内科手术—术后恢复,这是一个连环抢救,中间差了任何一环,或是任何一环时间延迟一分钟,老潘的结局都可能不一样。”


  全民心肺复苏意识已经逐渐提升,但是,这条路该怎么走?郎明健主任介绍,医院已经将心肺复苏的培训从医院走到了学校、公交公司,甚至在医院一年一度的岷江心血管论坛上都专设了心肺复苏培训工坊,专门培训基层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下一步,我们还将培训保洁、保安,争取让更多人懂得有效的胸外心脏按压。”(唐梦玲 宋建琴)

预约 就诊 医保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